平面设计应追求什么

      平面设计应追求什么?其实我们想想由于机械地追求简洁,标志丧失了人文和地域特色,而“新理念标志”不苛求简单,更追求个性,凯托“宽泛的设计”理论走得更远,他认为以标志为中心的设计已过时了。
  就像建筑设计、平面设计在历史上呈现的由繁到简、由简到繁的主题变奏一样,标志设计的繁简变奏也是耐人寻味的。真正意义的标志设计产生于工业社会成熟期,由包豪斯(Bauhaus)设计思想影响而产生标志设计的第一次革新,由“绘画、写实式的琐碎表现”演变为“象征、简洁的几何形处理”,这无疑是设计思想上的一大进步和革命。
  由于工业化社会成本观点的束缚,驱使标志设计更驱向便于复制、成本低廉的简洁图形,甚至是变体不大的字体标志,这种设计定律统治了设计界几十年。然而,由于机械地追求简洁,标志渐渐丧失了人文和地域特色,变得缺少风格。这种几何形式的“纯精”美学运用在企业形象之上,造成了识别的模糊和传达的障碍,更由于其缺乏多元美学情感,严重阻绝了企业对大众的亲和力。


  日本著名CI设计大师,曾设计朝日啤酒CI的盛岗重夫认为:“过去所强调的简单是美的法则,到现在已令设计师越来越感觉无聊;而且简单的东西,一旦看久了,连自己都觉得麻木,哪里还会有美的感受”。盛岗认为,企业的经营越来越趋向多元化、复杂,过于简单坦白的图案已不足以说明企业的整体含意。未来的设计一定是朝向艺术和自然风格,设计主题不再以成为“记号”为满足,而是追求艺术上的感染力和生命力,盛岗将以上观点看作是他对“简单”反叛的开始。
  现代计算机技术在设计中的大量应用,也使“随意、自然、丰富”的设计趋势在技术上和展示复制的成本上都成为可能。网络时代的来临促进了设计观念的进一步解放和表现技术的优化,有设计专家已称标志设计正进入“后现代主义”阶段。欧美近10年的CI设计,也不难看到大量以中世纪版画为表现技法的标志设计,这种“回归”的趋向,正是人们在现代主义工业文明重压之下,向历史寻求精神慰藉与治疗的逆反行为,而这的确为日渐贫血的现代主义CI风格注入了新的生机。
  也有专家在提供“新理念标志”。随着信息时代的来临和多元文化的冲击,新理念标志不仅具有鲜明的识别性,而且更富有情趣,充满奇思妙想,富有强烈的主观性和视觉冲击力。新理念标志希望能找到一种更轻松、更富个性的解读方式,这样标志所代表的品牌形象也能够让受众自然接受了。代表这种新设计思想的是一些广告设计类的小型公司和网络、IT业的新兴公司,同时音乐、娱乐、体育、服装等行业中的新标志也在走向新理念。在20世纪晚期有两个著名的CI设计虽并未标榜任何新理念,但从它们的设计初衷到最终的设计实现来看,都是标志趋向多元化、人性化的例证,一个是蓬皮杜艺术中心,一个是汉诺威国际博览会。


  进入21世纪,设计界对标志设计的反思走得更远,国际平面设计联合会AGI主席肯·凯托(Ken Cato)倡导“宽泛的设计”理论。他认为以标志为中心的传统设计已不能满足现代社会、企业和机构形象塑造的需求,标志就象人的指纹,虽然识别性很强,但因其绝对面积过小和使用中的局限,已不能象上世纪六十年代那样满足市场的需求。
  也许由简到繁的主题变奏要开始了。

客服系统